曾经走来的路,在青春最张扬的那年,没了倒带。

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,都是对生命的辜负。
人在福中不知福,直到有一天苦了,才对比出以前的甜。所以甜中总有苦,福中总有祸的人,最能感受幸福。所以,淡淡的君子之交最能长久,若即若离的爱情最堪回味。
最幸福的人并不是拥有最好的一切,只不过他们可以把一切都变成最好。
两个人在一起能做最多的事,就是陪伴。我干我的,你干你的,有两三个小时的晚间黄金时间,他们都是独享的。但你知道一个空间里有另一个人坐在那儿,你就感到很踏实。这就是爱情,最常态的爱情。
曾几何时,你已经回到家里了,朋友的电话打来,喊你出去玩,你二话不说,马上就穿回衣服出去玩。如今,你却会懒洋洋地说:“已经回家了,不去了,累呢。”这一刻,你终于明白自己老了。
很多时候,我们喜欢上别人,他们却不知道;更多时候,我们伤害了别人,我们却不知道。
之后的二十年,你更可能因为那些你没有去做的事情而后悔,而不是因为那些你做了的事。所以,扔开绳索,从安全的港口出发,在航行中遭遇信风、探索、梦想和发现。
其实,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放手的。时日渐远,当你回望,你会发现,你曾经以为不可以放手的东西,只是生命里的一块跳板,令你成长。
爱一首歌,常常是因为某句歌词。但真正动人的不是那句歌词,而是在你生命中那些关于这首歌的故事。
多年以后,我们都长大了。经过谎言,承受欺骗,习惯敷衍,忘记誓言,放下了一切。世界惩罚了我们的天真,磨损了我们的梦。但内心还是不断地闭合,勇敢地开放,一往无前地爱。既然无法得到,索性就放手成长吧。年少的忧伤是人生必经的花园。
在你年轻的时候,任何伤心事都感觉像是世界末日。其实不是,一切才刚刚开始。
也许各自天涯彼路的这些年,我变了,你们也变了。想起了几年前录音带里重复播放的那首曾经最美。那首我们在教室里一起合唱过的歌。曾经走来的路,在青春最张扬的那年,没了倒带。我们的歌唱完了,我的青春沉睡了,就在纸箱里。
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地方,那个地方只和一个人有关,多少次踌躇不前,多少次迷路,但他始终知道,有那么个地方,可以温暖整个瞬间。
记忆,那是什么东西?不过是看不到遗忘之必要的傻瓜们的胡言乱语。时间是最厉害的杀手,人们遗忘,厌倦,变老,离去。用历史的眼光看,我们之间其实也没多少事。
以后还有很漫长很漫长的路途,都要一个人走完。都要靠自己。凭借自己的能力去完成。而不是依靠谁。
流年素色,静守安然,终有一瓣心香渡人间云雨,终有一束温暖的目光渡世间微凉。
人生如行路,一路艰辛,一路风景。你的目光所及,就是你的人生境界。
我们童年时,他们总威风凛凛。我们长大后,他们却小心翼翼。他们用生命陪我们走过前半程。又在来不及挽留的时刻,离去。只留下每年从重阳到除夕,日日忆团聚。那些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原来,是用他们的离去,教会了我们爱别人的能力。
有时候,我们做出的最艰难的决定,最终成为我们做过的最漂亮的事。

评论区

评论一下~


25+37=?

暂无评论,要不来一发?

回到顶部